中国•神木杨家将文化研究会欢迎您!

  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专家论坛 | 百家之言 | 作品择目 | 史海钩沉 | 人物春秋 | 寻根探源 | 影视戏剧 | 遗址遗迹 | 图片集萃 | 杨家城开发 | 今日神木
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作品择目 >> 杨家将文化系列丛书 >> 《陕北历史文化与杨家将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 >> 目录 >> 再论杨存中不是杨业的后代 >> 阅读

再论杨存中不是杨业的后代

2014-02-11 16:48:10 来源: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浏览:1115
内容提要:《杨家将文化》,一般说,我是每期都看,有时太忙,就顾不上了。

 

——兼谈杨存中与杨家将之差异[①]

 

陕西师范大学教授  李裕民

 

《杨家将文化》,一般说,我是每期都看,有时太忙,就顾不上了。最近偶然翻一下20094期,才发现杨文岩同志的大作《关于杨沂中不是杨业的后代之我见》,是和我商榷的。我历来认为,学术讨论是推动学术进步的动力,今天能看到不同意见的文章,自然很高兴,且乐意回应,抱歉的是,看到的太晚,只能迟至今日作答复了。

下面打算谈三个问题,一、考证杨宗闵的上三代。二、答复杨文岩的质疑。三、杨存中与杨家将之比较。

 

一、杨宗闵的上三代考

 

20078月,神木召开首届全国杨家将历史文化研讨会,我给大会提供了一篇论文:《杨家将疑难问题考辨》,谈了九个问题,其中第六题为“杨沂中不是杨业的后代”,是对《华阴杨氏简编》的说法提出异义,该书页48称杨存中(11021166)之祖是宗闵,宗闵之父是延彬,祖即是杨业,其传承关系为:

杨弘信——业——延彬——宗闵——震——存中

按理说,作者应该注明根据何在?但并没有拿出证据来。我就已掌握的刘一止所写杨宗闵、震父子碑文判断,他们并非杨业后人,故摘引其文,并列其世系为:

信(倍)——日新——仲臣——宗闵——震——存中

当时觉得,这已足以否定杨业后人说,现在看来,还得对宗闵的上三代再作些具体的分析。

1、 宗闵的曾祖父

宗闵碑曰:“曾大夫倍,以儒学称于乡,值五季乱,晦迹不仕。”

这里“夫”是“父”之误,曾大父就是曾祖父。“倍”乃“信”之误。这不是刘一止的问题,而是版本的问题,当时我见到的是四库全书本的《苕溪集》,这个本子,从版本上说,质量比较差,错字不少,还有错简,甚至将杨震的部分事迹误入到刘夫人墓碑中。另有一个清钞本,是根据宋本钞写的,比它好一些,没有上述错简问题,《全宋文》根据清钞本校对,纠正了不少错误。但这个清抄本经过多次转抄,仍有一些问题。杨宗闵的曾祖父之“倍”应作“信”,这一点,杨文岩指出了,是完全正确的。我在写《杨信与杨衮考辨》时,查到《宋会要辑稿》仪制时,发现此误,在注中作了更正。

上述记载说明,杨信是位儒生,而不是武将,一生没有当官,与自立为麟州刺史的杨弘信完全不同。

2、 宗闵的祖父日新

宗闵碑曰:“大父日新,明经上第,仕至承奉郎,赐五品服。”

杨震碑说的更具体:“以明经上第,历保定、清源二县主簿,已而踰冠,恬养邱园,终承武郎,赐五品服,讳日新者,公之曾大父也。”

这里说明杨日新也是儒生,与其父不同的是,他通过了明经考试,所谓明经,主要考儒家经典,略次于进士考试。他只当了两县主簿,宋代大县设知县、县丞、主簿、尉,中县不设丞,也就是说只是县里的二三把手。保定在今河北省,清源今山西省清徐县。官为承奉郎,这是正九品的低级官,杨震碑作“承武郎”,“武”乃“奉”之误,宋代没有承武郎。赐他五品服,是给他在穿戴上的一点特殊待遇。他在仕途并不顺利,很快就隐居于家了。

3、 宗闵的父亲仲臣

宗闵碑曰:“父仲臣,举明法科,仕至宣德郎,赠中大夫,累赠太师、代国公。”

杨震碑曰:“年少有声,九上礼部,再举明法中第,历临晋、孟、太谷三县主簿,贤而有吏能,为忠宣范公所器,以宣德郎致仕,累赠太师、代国公,讳付臣者,公之大父也。”

按:“仲臣”,杨震碑作“付臣”,“付”当为“仲”之误。此人也是儒生,他考的是明法科,这是科举中的一种。他当了三个县的主簿,临晋今山西临猗县。“孟”乃“盂”之误,今山西盂县。太谷,在今山西省。工作能力较强,受到范纯仁(10271101)的赏识,忠宣是范的谥号,范是名臣范仲淹(9891052)的长子,官至宰相,是当时很有影响的政治家。宣德郎,从八品。死后追赠为中大夫,正五品。以后因其孙杨存中升官,他多次得到追赠,最高赠至太师、代国公。

这里,本质问题不在“信”或“倍”,而在于墓志清楚地表明:宗闵之父不是延彬,而是仲臣,其祖不是杨业,而是日新。日新、仲臣都是儒生,而非武将。杨业是麟州人,而宗闵的父亲、祖父,甚至其曾祖和高祖都是代州人,并都葬于代州,这也是完全不同的。如果不能证明刘一止这两篇碑铭是伪作,那么只能确认:杨沂中决非杨业的后代。

 

二、关于刘一止撰杨宗闵、杨震碑文真伪的考辨

 

杨文岩对《苕溪集》和两通碑文的真实性表示怀疑,提出了许多疑点。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,现予答复如下。

1、《刘一止行状》说到其著作名《类藁》,怎么变成了《苕溪集》?

按;《刘一止行状》是其门人韩元吉作的,确实说其“有《类藁》五十卷,藏于家”。这应该是刘一止生前自定的稿本。应该补充一点的是,其全称为《非有斋类藁》,见《直斋书录解题》[②]。在刘一止死后,其子刘峦又作了增补,补充了作品三卷,附入了行状、诰敕二卷,共增加了五卷。正式刊行时改名《苕溪集》。韩元吉的儿子韩淲《涧泉日记》卷中也说:“刘一止字行简,作给事,有文词,先公出入其门,为作《行状》,号《苕溪先生集》,刋行于世。”可见《类藁》与《苕溪集》实际上是一码事,前者是稿本,后者是正式刊行的本子,内容上,后者多了五卷,是刊行时新增加的。《宋史》卷208《艺文志》同时收入这两种书,一作“刘一止《苕溪集》五十五卷”,一作“《刘一止集》五十卷‘其下注:”《苕溪集》多五卷,张攀《书目》以此本为《非斋类藁》。”

至于为什么命名为《苕溪集》,亦不难解释,苕溪是湖州著名的溪水,刘一止是湖州人,故以其地称集。此类情况不止他一人,同时代的胡仔(11101170)卜居湖州,便自号“苕溪渔隐”,其著作命名为《苕溪渔隐丛话》。

岳飞的孙子岳珂喜爱收藏古今着名字画,曾从徽州汪家得到刘一止的一封亲笔信,喜出望外,写了一篇赞,曰:“情叶事之宜,笔力亦称之,虽得于歙水之湄,然望而识其为苕溪也。”[③]歙水是徽州的一条河,指代汪家,而苕溪则指代刘一止。

2、范成大(11261193)与杨存中关系不错,写过《杨和王挽词》,为什么杨要请刘一止写墓志而不请范成大呢?

这里需要了解他们的年龄,他们3人可以说是3代人,刘一止比杨存中大24岁,杨存中又比范成大年长24岁。刘一止(10781160)与杨存中早在绍兴八年(1138)就认识,并且经常见面,此时,范成大才11岁。第二年,杨存中就求刘一止为其祖母刘氏写墓碑。这一过程在碑文中有清楚的表述:

《宋故恩平郡夫人刘氏墓碑》:“绍兴八年(1138)冬某待罪史官,执笔螭陛,而殿帅杨公毎相遇于东庑下,意色欵欵,不相配夷。明年春,见语曰:‘存中逮事祖母恩平郡夫人,蒙教育之恩甚厚,葬十年矣,而碑铭未立,私心恧焉,敢以累子。’某曰:‘公家世忠孝,闻于三晋,而公复以勲绩被宠,遇致位通显,益大厥家,其继述先懿,宜有人,顾安取此。’然不得辞。既而观夫人行实,而感周南之诗,妇人能勉其君子,以正字应书法,谨叙而铭之。”

按:绍兴八年十一月,刘一止任起居郎,这是为皇帝起居注的史官。九年正月任中书舍人,为朝廷起草诏书,二月兼侍讲,成为皇帝身边的顾问[④]。他所写的诰制,人们争相传诵,士大夫埋葬亲人,都以得到他写的墓志为荣[⑤]

又过了十年,杨存中已升为“少傅、宁远军节度使、兼领殿前都指挥使职事”,儿子杨偰也出任“大宗正丞”,此时,考虑祖母独自葬在建康(今南京)太孤单,而祖父杨宗闵死于战斗中,无从找其尸骨,因而又以招魂的方式,葬宗闵于建康。此时又请刘一止作其祖墓志,是很自然的。

3、杨宗闵和杨震的墓碑名称很长,有的官爵不见于史书,为什么?

宋代,官做的越大,其墓碑上署的头衔就越多。有时候,本人官不大,但由于子孙官做的大了,可以赠其祖先官,因而文字也就多了。杨震的官小,文字就少,杨宗闵官大一些,文字就多。最近出土的宋代宰相富弼墓志文字就更多。现将三者录于下,以资比较。

杨震墓碑:“宋故敦武郎、知麟州建宁寨、累赠太师、秦国公杨公墓碑”。

杨宗闵墓碑:“宋故武功大夫、贵州刺史、永兴军路马歩军副都总管、特赠右武大夫、光州防御使、累赠太师、魏国公杨公墓碑”。

富弼墓志:“宋故开府仪同三司、守司徒、检校太师、武宁军节度、徐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、徐州大都督府长史、致仕、上柱国、韩国公、食邑一万二千七百户、食实封肆仟玖伯户、赠太尉、谥文忠、富公墓志铭”[⑥]

再来分析一下杨宗闵的头衔,可分三部分,一是本人生前的官衔,如“武功大夫、贵州刺史、永兴军路马歩军副都总管”。二是本人死后的赠官,“特赠右武大夫、光州防御使。”因其是光荣牺牲,超级升官,故称呼“特赠”。三是因孙子杨存中升高官后,特别追赠的官“累赠太师、魏国公”,之所称作“累赠”,是因为杨存中曾多次升官,其祖先也因此得到多次追赠,这里只记最后所赠的官。前二者,史书有记载。

《要录》卷12:建炎二年春正月戊戌,“是日,罗索陷长安……马歩军副总管、武功大夫、贵州刺史杨宗闵……皆死……上哀之,赠……宗闵右武大夫、贵州防御使,后以孙贵,谥忠介。”[⑦]

一般说,本人因子孙升高官而受追赠的官,史书上是不记载的。不仅杨宗闵、杨震如此。别人如南宋大将李显忠,也是如此,《宋史》卷367有《李显忠传》,传中提到其父名,但不记其赠官,这类情况仅《李显忠行状》有记载,行状中说:

曾祖德明,故任皇城使,赠太师、秦国公。曾祖妣野氏,赠楚国夫人。祖中言,故任皇城使,赠太师、魏国公。祖妣折氏,赠韩国夫人。父永奇,故任同州观察使、充延路马步军副都总管、知州军州事、兼管内安抚使,赠太师、陈国公,谥忠壮,妣蒙氏赠越国夫人。[]

4、杨宗闵、杨震死在北方,怎么会葬到南方?

按:杨宗闵、杨震都是战争中牺牲的,在兵荒马乱的年头,恐怕尸体也找不见了,杨存中为其父、祖修墓,墓中并无尸骨,只是衣冠葬。

杨宗闵墓的地点在今南京钟山,南宋景定《建康志》卷43记载:

杨忠介墓,在上元县钟山乡。考证:杨宗闵字景齐,代州崞县人。太傅、和义郡王存中之父也。屡立战功。建炎元年十二月金人犯永兴,众以永兴无备,劝宗闵去,宗闵曰:吾结从戎,蒙国厚恩,行年六十有七,唯有死耳,他非所知。明年正月,城陷,血战而死,赠太师、魏国公,谥忠介。其子存中招魂葬于钟山,敷文阁待制刘一正为之铭。[]

这里说的“招魂葬”,说明葬的不是尸骨,仅仅是灵魂,也就是放些衣冠之类的物品。又明确说了是刘一止写的铭文,只是“止”写成了“正”,是形近的笔误。“敷文阁待制”是刘一止晚年的职名。[⑩]

应该特别指出的是,《建康志》此段文字下引了刘一止所写的杨宗闵墓铭,与《苕溪集》所记载的铭文相同。

杨为显姓,世泽以滋。由汉及唐,别派分支。公家门,奕奕有闻。儒学相授,位微尊。公曰丈夫,志尚各异。我必以功,自见于世。惟时夏童,跳梁干纪。躏我西陲,几无宁岁。公初即戎,气巳盖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