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•神木杨家将文化研究会欢迎您!

  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专家论坛 | 百家之言 | 作品择目 | 史海钩沉 | 人物春秋 | 寻根探源 | 影视戏剧 | 遗址遗迹 | 图片集萃 | 杨家城开发 | 今日神木
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百家之言 >> 《左传》中晋太傅羊舌肸之载汇集及注解与浅见 >> 阅读

《左传》中晋太傅羊舌肸之载汇集及注解与浅见

2013-11-07 10:22:53 来源: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浏览:696
内容提要:在杨氏得氏始祖的争议中,首说为晋唐叔支子杨侯姬杼字伯侨说;二说为晋大夫伯侨说;三说为晋太傅杨肸(叔向)说。以下简称首说为杼说,三说为肸说。因在2011年5月信阳会议上一致认为晋大夫伯侨没有称杨氏。即晋武公子伯侨受封羊舌大夫,不是杨氏始祖免简称。

在杨氏得氏始祖的争议中,首说为晋唐叔支子杨侯姬杼字伯侨说;二说为晋大夫伯侨说;三说为晋太傅杨肸(叔向)说。以下简称首说为杼说,三说为肸说。因在20115月信阳会议上一致认为晋大夫伯侨没有称杨氏。即晋武公子伯侨受封羊舌大夫,不是杨氏始祖免简称。因肸说论者称:“弘农杨氏的始祖是杨肸的这个说法,在古文献记载中出现最早,而且是最为重要而可信度很高的书中,这部书就是春秋晚期左丘明所著的《春秋左传》。”信阳会议纪要对此缩记为:弘农杨氏的始祖是杨肸的这个说法,在古文献记载中出现最早的,是春秋晚期人左丘明所著的《春秋左传》。”既然有古籍记载始祖是谁,将其编进族谱是求之不得的好事,然而令人失望在出现此结论的《弘农杨氏的始祖是叔向(杨肸)》一文中,将《左传昭公五年》经文:晋人若丧韩起、杨肸,五卿八大夫辅韩须、杨石奋起武怒,以报其大耻”的概念,置换成弘农杨氏的始祖是杨肸”。

本着重证据、重调查研究的辨析祖源,以求真务实的愿望,促进始祖认识的统一早实现。笔者到图书馆,新华书城乃至地摊寻读《春秋左传》一书,未果。经查询方知《春秋》与《左传》为两部古籍。前者为思想家、鲁国司寇孔子修订。被历朝科考列为学子必读的五经之一。后者为鲁国太史左丘明所著。至今被列为国学基本丛书之一。由于二著均为东周前期的编年体史书,有的语法、字、词义为后世之人难理解。故在不同时期有学者研究注解之。例如西晋时杜预的《春秋左传集解》,本文用之,以D曰代称。当代有杨伯峻的《春秋左传注》,以下用Y曰代称。D曰、Y曰源自《左传》相关经文的今注。由此显见肸说论者对相关古籍了解不够,误把后世的注解作品名的用法混为古籍之名称。其名不正必所论之言不顺。本汇集是为辨析杨氏祖源而作,读了将会了解肸说论者的不顺之处,有益于正杨氏祖源。

本汇集以年为序,括弧内的数列:前者为公元前之年号,后者为岳麓书社2001年一版《左传》的起始页次。除上述二位学者的注解外,特补充《古汉语常用字字典》②、《现代汉语词典》③和《辞海》④相关之释义,用C义代称。还引用《历代官制、兵制、科举制表释》⑤一书之条目,用L曰代称。例如L曰司寇:《周礼》六官之一,掌本国刑律等。太史:周代起置官名,掌王室文书起草、策命卿、大夫,记载国家大事,编史册等。在列出相关经文,作出字、词的标准释义与专家注解的基础上,结合证据是用以查明和认定事实的根据。必须具有客观性和关联性,以及原始证据就是来源于原始出处的证据,若对之进行改动则失去客观真实性,没有证明力等作了笔者的浅见,仅供参考。

在汇集《左传》中叔向之记前,有必要了解叔向的父与兄及相关人物。由《左传襄公三年》经文知,叔向父羊舌职为晋中军佐尉,卒于公元前570年。其位由叔向兄羊舌赤字伯华袭任。在该年经文中还有:“晋侯(悼公)之弟扬干乱行于曲梁,魏绛戳其仆。”因周代各军军尉皆为卿。且中军为元军。可见当时叔向之父兄属晋国高官次卿之列。中军军尉祁奚为上卿,因年老告退,其子祁午相袭。将中军者祁午在位四年,之后有范宣子与韩宣子等。《东周列国志六十回》⑥,记杨干为中军戎御(军尉之下管兵器、战车之官)其年19。即杨干与羊舌赤为同军之官,位低于赤,与叔向为同龄人。洪洞方志《山西洪洞大槐树》曰:“西周时洪洞为杨侯国。春秋时洪洞为悼公母弟干的食邑,号曰杨干。”即西周杨国故地为杨干食邑地。《左传》是否记载杨肸为弘农杨氏始祖?叔向的族氏号是否为杨氏?详下:

<>襄公11年(公元前562  376页):晋侯使叔肸告于诸侯。Y曰叔肸:即羊舌肸字叔向,晋国大夫。告于诸侯:通知诸侯也赦免郑国的俘虏。 L曰大夫:先秦时诸侯国内卿与士之间的官名。

浅见:羊舌肸是其父卒后8年出现在晋国政治舞台上的,身份为大夫。

<>襄公14年(前559  386页):夏,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……叔向见孙穆子,穆子赋《匏有苦叶》,叔向退而具舟。鲁人、莒人先济。 Y曰孙穆子:鲁国叔孙豹。匏有苦叶:为《诗经邶风》篇名,诗中有“深则厉,浅则揭”,言已志在于必济。C义济:过河、渡。 浅见:在晋伐秦的进军中,叔向得鲁国大夫的《诗经》指点,知途中有苦叶林的厉害,退而用舟前进,并让鲁、莒国大夫优先上船。

<>襄公16年(前557  396页):春,葬晋悼公,平公即位。羊舌肸为傅,张君臣为中军司马,祁奚、韩襄、栾盈、士鞅为公族大夫……  Y曰叔向代士龌渥为太傅。 L曰太傅:西周设置的高官名,为辅弼天子之官,春秋时晋国沿置。 C义公族:指诸侯的子孙。浅见:晋国至晋文公时已经为诸侯之伯,已为首位诸侯大国。据《王制第五》大国之卿,皆命于天子。平公为晋文公的六世孙,其任命的太傅不会是卿,更不可能位于卿之上。当为上大夫的前序之官。祁奚、栾盈等与平公有共祖关系为公族大夫。

<>襄公18年(前555  402页):冬十月…… 同伐齐。叔向告晋侯曰:“城上有乌,齐师其遁。”  Y曰乌:指乌鸟,即乌鸦。  浅见:在晋讨伐齐国中,叔向献策于晋平公,以城上响起乌鸦声退齐。

<>襄公19年(前554  410页):齐及晋平,盟于大隧。故穆叔会范宣子于柯。穆叔见叔向,赋《载驰》之四章。叔向曰:“肸敢不承命!”穆叔归,曰:“齐未犹也,不可以不惧。”乃城武城。 Y曰大隧:齐地,今山东高唐县。武城:邻齐的晋地,在今山东嘉祥县界。《载驰》为《诗经鄜风》篇目。浅见:齐与晋讲和,会谈于大隧。齐使穆叔先会见范宣子于柯地。然后会见叔向,并交给《载驰》于叔向,讲了他和范宣子会谈的意见,叔向予“肸敢不承命”表示异议。齐使便归,并说齐与晋之事未了,不可小看齐国。于是齐逼近晋地武城。由于叔向的自大自傲致使和谈失败,面对晋伐齐未遂,形成反受齐侵害的后果。使身为晋上卿的范宣子没了面子,埋下了祸怨。

<>襄公21年(前552  415页):怀子好施,士多归之。宣子畏其士多也。信之。怀子为下卿,宣子使城著而遂逐之。秋,栾盈出奔楚。宣子杀箕遗……申书、羊舌虎、叔罴,囚伯华、叔向、籍偃。 D曰箕遗……叔罴,这十个大夫皆栾盈之党也。 Y曰怀子:即栾盈。著:指著雍,晋地。城著:在著地筑城。浅见:范宣子为专晋政,搞“逆我者亡”尤其怕下卿怀子多士臣。予以排挤之,以怀子住地著雍要建城为由逐之。怀子无安身之处出奔楚国,宣子借机清除异己之党,杀了十个,囚了三个。叔向与兄伯华被囚,肸弟叔虎、叔罴被杀;大弟叔鱼因从宣子幸免。值得关注的有二:一是《新唐书》曰肸为太傅,其子杨石以邑为杨氏失实;以及羊舌虎字叔罴失实。因叔向任太傅时其子未出世;虎与罴为二人,合一人为失去客观性。二是《辞海》言肸获释后任太傅也失实。

416页:乐王鲋见叔向曰:“吾为子请!”叔向弗应。出,不拜。其人皆咎叔向。叔向曰:“必祁大夫”,室老闻之,曰:“乐王鲋言于君无不行,求赦吾子,吾子不许。祁大夫所不能也,而曰必由之,何也?”叔向曰:“乐王鲋,从君者也,何能行?祁大夫外举不弃雠(音:仇),内举不失亲,其独遗我乎?” Y曰乐王鲋:即乐桓子,晋国大夫。 C义室:家族。子:诸侯的大夫为子爵或男爵。雠:仇人、仇敌。咎:责备。浅见:叔向被关押之后,乐大夫来见他,表示愿为他去求情释放。叔向不理他,其走也不拜谢,故受人责备。但叔向说:能救我非祁大夫不可。族老闻讯后也来见叔向,说叔向:乐大夫来见你你不理睬,量他救不了你。我要我儿去求释放你,但我儿不愿。若祁大夫也不相救,你这种态度何苦呢?叔向答曰:祁大夫外举不避仇人,内举不失亲,势必不会遗弃我!即叔向被囚仍孤傲,不理乐大夫,自信祁大夫会救他。

417页:晋侯问叔向之罪于乐王鲋,对曰:“不弃其亲,其有焉。”于是祁奚老矣,闻之,乘驲而见宣子,曰:“……夫谋而鲜过,惠训不倦者,叔向有焉,社稷之固也。犹将十世宥之,以劝能者。今壹不免其身,以弃社稷,不亦惑乎?……子为善,谁敢不勉?多杀何为?”宣子说,与之乘,以言诸公而免之。不见叔向而归。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。 Y曰其有焉:指与羊舌虎等同谋作乱之事。谋:指谋略。宥:宽容赦罪。劝能者:勉励有能力的人。驲:(音日)传车,古代驿站用的车。壹:一旦。免之:赦免。 C义于:在。惑:疑惑、迷惑。世:一生。朝:日、天。  浅见:晋平公问叔向犯何罪?乐王鲋回答:不避其亲,与栾盈,羊舌虎等同谋作乱。告老在家的祁奚知道叔向被囚后,坐驿站之车赶来见范宣子。夸范宣子辅政创新,即使有怀子等人作乱江山稳定。若将被杀的十大夫不全杀,勉励其中有能力的人从善,更有益于社稷。一旦在押之人不免而杀之民怨多积,将失去江山,这不亦疑惑。劝在押大夫为善,谁敢不免,会服从于你。何必多杀?宣子听后认为有理,于是与祁奚同车告诉诸公,赦免了叔向等。但不愿见叔向,可见积怨深。叔向亦不告谢免罪之恩。从而获释重见天日为庶人。

<>襄公26年(前547  447页):春,秦伯之弟鍼如晋修成,叔向命召行人子员。行人子朱曰:“朱也当御。”三云,叔向不应。子朱怒曰:“班爵同,何以黜朱于朝?”抚剑从之。叔向曰:“秦、晋不和久矣!今日之事、幸而集,晋国赖之,不集,三军暴骨。子员道二国之言无私,子常易之。奸以事君者,吾所能御也。”拂衣从之。人救之。  Y曰修成:重温和约。当御:当班、值班。班爵同:职位级别相同。集:成功。道:沟通。御:抵制。救:阻止、劝阻。  L曰行人:周代秋官之名,掌管接待宾客礼仪。有大小行人之别。  浅见:五年后叔向复出,奉命召行人子员接待秦国使臣鍼。与子员同值班的子朱也要求去,连说三遍叔向不应答,子朱怒而拔剑说道:我与子员同级别同值班,为何黜我不用?叔向曰:秦晋不和久也。今谈和幸成功,晋国希望之。若是不成功开战会使三军暴骨。子员沟通两国之言无私,双方信任之。若常换人,怕有奸诈之人事君,我能推卸责任吗?故整理衣袖仍召子员。幸有人相劝子朱,叔向得救。即叔向复出时级别低不敢多言,因被三问不应答,致使行人子朱拔剑相胁,幸有人劝解而得救。

<>襄公29年(前544  484页):吴公子……适晋,说赵文子、韩宣子、魏献子,曰:“晋国萃于三族乎!”说叔向,将行,谓叔向曰:“吾子勉之!君侈而多良,大夫皆富,政将在家。吾子好直,必思自免于难”  C义萃:聚在一起的人或物,出类拔萃。侈:过分。子:封建爵位的第四等。富:多。  Y曰家:私家,即大夫家。  浅见:吴公子到晋国后与晋平公交谈,称赞赵、韩、魏三卿出类拔萃。叔向也将拔萃。谈到叔向时晋平公说:我这个臣子当勉励培养之!我要求亦过分严,而他更优良。但大夫多额满,我在位时将复用为大夫。今后权利将下放到大夫。我这个臣子喜欢直言,他应当吸取教训自免于难。

<>襄公30年(前543  487页):子产相郑伯如晋,叔向问郑国之政焉。  C义相:辅助、帮助。  浅见:郑国名臣子产陪同君郑伯来到晋国,叔向与之交谈,询问郑国政事。

<>昭公元年(前541  513页):晋侯有疾,郑伯使公孙侨如晋聘,且问疾。叔向回焉,曰:“寡君之疾病,卜人曰:‘实沈、台骀为祟。’史莫知之,敢问此何神也?”  Y曰祟:鬼神降灾。史:掌卜筮的官。  浅见:叔向已得晋平公宠信,参与国君治病事宜。向公孙侨询问卜人所说的沈、台骀为何神?

<十一>昭公2年(前540  518页):叔弓聘于晋,报宣子也。晋侯使郊劳……致馆,辞曰:“寡君命下臣来继旧好,好合使成,臣之禄也,敢辱大馆?”叔向曰:“子叔子知礼哉!吾闻之曰:‘忠信,礼之器也;卑让,礼之宗也。’……  浅见:此年为韩宣子主晋政事之初,他聘齐人叔弓于晋公务,晋平公让其到郊区务劳,且让其住大馆非小间。到达后叔弓发牢骚提出不干,要回去。叔向以礼相劝挽留。

<十二>昭公3年(前539  520页):齐侯使晏婴请继室于晋……韩宣子使叔向对曰……既成昏晏子受礼。叔向从之宴,相与语……叔向曰:“然,吾虽公室,亦季世也……民闻公命,如逃寇仇。栾、郤、胥、原、狐、续、庆、伯,降在皂隶,政在家门,民无所依……肸之宗十一族,唯羊舌氏在而已。肸又无子,公室无度,幸而得死,岂其获祀?”  Y曰昏:同婚。季世:末代。指国政衰微的年代。皂隶:在官府当差的普通仆人。度:法度。  C义宗:同祖称宗。族:家族,同氏的亲属。  浅见:齐侯想娶晋女为妾,派晏子办理。晋卿使叔向协办。事成后晏子请客叔向赴宴,与之交谈到深处。叔向说我虽在公室但逢国政衰退,民心相悖,民视官府如仇寇。公族的栾氏等八族已降为皂隶。由于国政放到了卿、大夫的家门,民权无保障。与我同祖的有11氏家,除当政的晋、韩(羊舌氏与韩氏共祖晋穆侯)二氏外只有羊舌氏在矣。我没有儿子,在公室无家法度的情况下,即使我有幸自然死亡,无望有人祭祀我。

<十三>昭公5年(前537  536页):晋韩宣子如楚送女,叔向为介……及楚,楚子朝其大夫,曰:“晋,吾仇敌也,苟得志焉,无恤其他。今其来者,上卿、上大夫也,若吾以韩起为阍,以羊舌肸为司宫,足以辱晋,吾亦得志也,可乎?”大夫莫对。薳启强曰:“……韩起之下……羊舌肸之下……皆大家也。韩赋七邑,皆成县也。羊舌四族,皆强家也。晋人若丧韩起、杨肸,五卿八大夫辅韩须、杨石。因其十家九县……奋起武怒,以报其大耻,伯华谋之,中行伯、魏舒帅之,其蔑不济矣。君将以亲易怨,实无礼以速寇……  Y曰阍:守门人。司宫:管理宫庭的小官。成:盛。蔑:无。速:招致。  浅见:应楚君之求,晋上卿韩起带队送女到楚成婚,上大夫叔向佐之。到楚后,楚君对其大夫们讲,晋为楚的仇敌,但晋得周天子信任为诸侯之伯,奈其不荷。今机会来了,若将韩起扣为守门人,羊舌肸为司宫,足以羞辱晋,以长我志。这行乎?大夫们莫言以对。有薳启强答曰:行与否,得分析韩氏、羊舌氏的实力。韩氏有六个大家七个盛县,羊舌氏有四个强家二个县。合计为十家九县,实力雄也。晋有六卿九上大夫,此二人是因国事被扣,其余五卿八大夫必一致对外,协助二族救人,且是为雪耻而兴师。这样做无益于我楚。君将落得个以亲易怨,无礼速寇的后果。另据《古汉语常用字字典》曰:“别号指人名字以外的自称。”之释义,杨肸为羊舌肸字叔向的号名。

此段经文证明,叔向自号杨肸时羊舌氏只有二县,此后二十三年时的三县。依《左传》之序为一铜鞮二平阳三杨氏(详见<二十>之经文)。即杨氏县此时非羊舌氏之田。故肸子以邑为杨氏失实。“矧羊为氏,不雅俗观,族先……以杨或以阳易之。”(引自《羊姓史话》⑦转何光岳《周原流史》之言)。这当是叔向有儿子后觉得自己的族氏号不雅观而为之。故《中国古今姓氏辞典》⑧曰:“杨食:‘杨食后,晋后。(见《路史》一作扬食)’”为复姓。即杨食与羊舌音相.近,叔向子本当羊舌我,以杨食我称之就雅观,故杨肸不是氏名,犹如周树人字豫才笔名鲁迅一样,视鲁迅为氏名则为错,视叔向为杨氏也错。

<十四>昭公6年(前536  540页):三月,郑人铸刑书,叔向使诒子产书,曰:“始吾有虞于子,今则已矣。其先王议事以制,不为刑辟……  Y曰诒:送。虞:希望。刑辟:刑法。  浅见:前5363月郑国率先铸刑法于鼎定制,叔向派使送书反对。其书曰:从结婚以来我希望有儿子,今已遂愿。往昔先王议事之制不用刑法……即叔向反对法治。

<十五>昭公9年(前533  555页):周甘人与晋阎嘉争阎田……王使詹桓伯辟于晋……叔向谓宣子曰:“文之伯也,岂能改物……且王辟直,子其图之。”  Y曰辟:责让。伯:同霸。  浅见:周甘人与晋阎县大夫争田,景王使詹桓伯责成晋判处。叔向对韩宣子曰:晋文公之霸业,岂能改变物主……且王责让不以周直断,当臣子阎嘉得之。

<十六>昭公11年(前531  563页):单子会韩宣子于戚,视下言徐。叔向曰:“单子其将死乎!……今单子为王官伯,而命事于会,视不登带,言不过步,貌不道容,而言不昭矣。不道,不共,不昭,不从,无守气矣。”  Y曰单子:即单成公,周朝臣子。道:同导、引导。共:同恭。  浅见:周官伯单成公会见韩宣子后,叔向断言他将死,并数落了该死的理由。(此11后周景王崩,王子争权乱,单子、刘子等历18年才平定政局。显然叔向之见为胡言)

<十七>昭公13年(前529  576页):叔向曰:诸侯不可以不示威。乃并征会,告于吴……七月丙寅,治兵于邾南,甲车四千乘,羊舌鲋摂司马,遂和诸侯于平丘……次于卫地,叔鲋求货于卫,淫刍荛者。卫人使屠伯馈叔向羹,与一箧锦……叔向受羹反锦,曰:“晋有羊舌鲋,渎货无厌,亦将及矣。为此役也,子若以君命赐之,其已。”客从之,未退而禁之。  Y曰并:遍。征:召。摂:代理官职。叔鲋:即司马羊舌鲋。淫:放纵。刍荛:割草、打柴。渎货:贪财;渎:通黜。役:事。禁:监禁、禁闭。  L曰司马:周夏官之名,掌军事、军需等职,后代沿置,但职掌地位有所变化。秦汉不置,军事归太尉。  浅见:晋为诸侯之伯,叔向话意为开展活动加强管理,不然要影响侯伯的权威。七月的一天,治兵于邾国南,各路诸侯浩浩荡荡前往,其中甲等战车有四千辆。这次治兵羊舌鲋为代理司马,调集诸侯于平丘,之后到卫国境内。叔鲋向卫要给养,并放纵兵士割草打柴。卫人向叔向送饮料时,将有告状内容的绸锦交之。叔向收了饮料,以锦为据曰:晋有羊舌鲋者,贪财无厌,应将禁之。此货若是卫国君赐之,则不禁也。卫人从之,于是将叔鲋禁之。(鲋为肸大弟,因在栾、范争权从范宣子未被囚,今又代理司马,叔向恨之。其代理司马需给养被禁,叔向有报私仇之嫌)

<十八>昭公14年(前528  582页):晋邢侯与雍子争鄐田,久而无成。士景伯如楚,叔鲋摂理。韩宣子命断旧狱,罪在雍子。雍子纳其女于叔鱼,叔鱼蔽罪邢侯。邢侯怒,杀叔鱼与雍子于朝。宣子问其罪于叔向,叔向曰:“三人同罪,施生戳死可也。雍子自知其罪,而赂以买直;鲋也鬻狱;邢侯专杀,其罪一也。己晋而掠美为昏,贪以败官为墨,杀人不忌为贼……请以之。”乃施邢侯而尸雍子与叔鱼于市。  Y曰鄐:晋邑。旧狱:旧案。蔽罪:判罪。买直:用贿赂的手段换举胜诉。鬻狱:指司法官受贿赂,徇私枉法。墨:污秽、黑暗。忌:畏惧。  C义施:给予。戳:杀、惩罚。美:指味、色、声、态好。昏:古代同婚。  D曰掠:夺取也。  浅见:邢侯与雍子争晋邑鄐田,久未了结。负责审案的司寇士景伯去了楚国,交叔鱼代办。韩宣子命断积案,此案错在雍子。雍子以女嫁叔鱼,叔鱼判邢侯败诉田归雍子。邢侯怒杀叔鱼与雍子于朝。宣子问叔向怎么处理邢侯?叔向曰:三人都有罪,邢侯争田有理,施生或杀死皆可。雍子自知争田无理,而赂女买直有罪。叔鱼徇私枉法与邢侯专杀皆为罪。叔鱼代表晋国办案,以案掠娶美女为婚,贪色枉法败坏了司法官的形象。邢侯杀人不畏惧太贼。请你断之。于是杀邢侯,将三人尸体示众。

仲尼曰:“叔向,古代遗直也。治国制刑,不隐于亲。三数叔鱼之恶,不为末减,曰义也夫,可谓直矣!”  Y曰末减:即减轻。曰:由的误字,由义即行义。  C义遗直:谓其人直道而行,有古人之遗风。恶:罪恶,不良行为,与善相对。  浅见:仲尼即孔子夸叔向直道而行,有古人之遗风。为国谈量刑,不讲亲情,三数叔鱼之恶,未因亲求减刑,由义而直。从实而论,叔鱼已死,不存在减刑与否。

<十九>昭公15年(前527  585页):籍谈归,以告叔向。叔向曰:“王其不终乎!吾闻之:所乐必卒焉。今王乐忧,若卒以忧,不可谓终。……  Y曰卒:死。卒焉:指卒于所乐。终:善终,即寿终正寝。  浅见:籍谈回晋后,向叔向讲了到周参加王穆后葬礼的所见所闻。叔向听后妄言周景王将卒于声乐娱所,不可谓寿终正寝。

以上为《左传》对叔向的直接记载。叔向胆子真大,妄言天子之死。七年后即昭公224月,王打猎北山,并召公卿议事。后因心疾崩于荣锜氏(周大夫地),非娱所。可能是叔向的大不敬行为,之后《左传》无他的行为直记。以下为其婚姻,子况追记。

<二十>昭公28年(前514  638页):“夏六月,晋杀祁盈及杨食我。食我,祁盈之党也,而助乱,故杀之。遂灭祁氏、羊舌氏。”初,叔向欲娶于申公巫臣氏,其母欲娶其党。叔向曰:“吾母多而庶鲜,吾惩舅氏矣。”其母曰:“子灵之妻杀三夫,一君、一子,而亡一国两卿矣,可无惩乎……夫有尤物足以移人,苟非德义则必有其祸。”叔向惧,不敢取。平公强使取之,生伯石。……秋,晋韩宣子卒,魏献子为政,分祁氏之田为七县,分羊舌氏之田为三县……乐霄为铜鞮大夫,赵朝为平阳大夫,僚安为杨氏大夫。  Y曰申公巫臣:字子灵,原为楚国宗族,奔晋后为大夫。党:指家乡人。祁盈:祁奚孙。子灵之妻:夏姬。三夫:指子蛮、御叔、巫臣。一君:指陈灵公。一子:指夏征舒。一国:指陈国。两卿:指孔宁、义行父。尤物:特美之女。  C义庶:幸。鲜:少。惩:苦于。遂:成功、于是。  浅见:夏六月,晋杀了祁盈、杨食我,罪名为相恶于君的乱党。并成功的灭了二人之家族。从杀祁盈遂灭祁氏分祁氏之田为七县;杀杨食我遂灭羊舌氏分羊舌氏之田为三县,其中杨氏县大夫僚安非杨氏的史实证明:肸、石父子的氏族号仍是羊舌氏;食采杨地的大夫是否为杨氏取决于命氏。因周代实行胙土命氏,氏从姓中分离,不是从氏中分离。羊舌氏为晋侯公族无权命氏,杨肸是叔向的自号名,非氏族名。所以仅凭一处有杨肸二字,漠视叔向子被尽灭其族的史实就说叔向为杨氏始祖,显然为主观臆断,不能成立。理由补充见综述。初,肸想娶特美之妇夏姬与巫臣之女。其母则要他娶舅家之女。叔向曰我的母亲多言,但考虑我幸福的少,我何苦去娶舅氏之女,巫臣氏我认为满意。其母曰:巫臣氏之母是坏名声夏姬,由于特美害死了他的三个丈夫,一个国君和他的儿子。导致陈国亡,两个卿丢官失命。你何苦娶她的女……特美的女人是守不住的,容易招致婚外情。这样既失道德礼仪,又埋祸根。叔向听后不敢娶。但被晋平公强使娶之,生伯石。在古代男子年二十要举行冠礼,取字名。行冠时若有姐妹,则以孟仲叔季排序;若无姐妹则以伯仲叔季排序,即伯石为杨食我的字名,因无姐妹故省伯为石。

综述:浏览《左传》,无“弘农杨氏的始祖是杨肸”的说法与记载。以上<><二十>的经文足以证明。《左传隐公八年》对春秋时期的氏源有确记:胙土命氏,诸侯为族。官有世功,则有官族。叔向非诸侯,曾为罪囚,何言世功。叔向非杨氏,是因当时晋国内已有晋侯悼公母弟杨干之族。在晋国内不可能同时存在氏族号相同的二宗杨氏。杨干在《左传襄公三年》经文中有三处记载。其生于前589年,至杨食我被杀时年75。从此时其地已为羊舌氏之田证明其已卒并失地。羊舌氏之田在《左传》中原序为铜鞮、平阳、杨氏县。羊舌职子序为赤、肸、鲋……,前二县当是<十二>记的十家九县中的羊舌氏的二县。之后8年,羊舌鲋官至代理司马,次年代理司寇审案,当有食邑,即杨氏县。其枉法断案有罪,但毕竟遇害于公务中,故地仍为羊舌氏之田。《左传》有杨肸之记时,尚无羊舌鲋之记,所以铜鞮为赤的食邑,平阳为叔向的食邑。《新唐书》变羊舌氏田之序为铜鞮、杨氏、平阳,失去了证据的客观性,用之无证明力。

《新唐书》主著人欧阳修为宋杨大雅之婿。他在正史中让杨氏多有笔墨动机可佳。但他只提叔向任太傅,漠视叔向五年后为罪囚,被免罪释放后为庶人,以及此时尚无子。采用变动原证之序,说叔向食采杨氏县,食我以邑为杨氏之举,改变不了周代胙土命氏,诸侯为氏族、世功官族的历史。由赤食邑铜鞮不是铜(童)氏,僚安食邑杨氏县不是杨氏等足以佐证。希肸说者鉴别欧氏对杨氏祖源的误导。

孔子与左丘明为同龄人,左氏所言的灭族在《孔传》中很明确:“一人有罪,刑及父、母、兄、弟、妻、子。”(见《辞海》缩印版1752页“族”条之释)。叔向若有子孙出逃,哪怕一个逃出,《史记晋世家》不会记“叔向子相恶于君”被六卿“尽灭其族”。食我被灭1574年后的《新唐书》,记“叔向子孙逃于华山仙谷,遂居华阴”影响着杨氏祖源的认识统一。其被肸说视为华山大逃难。此记此说既与《左传》的食我之族遂灭的史实相悖,又与政治常识,逃难出行难相违。食我相恶于晋君是乱党政治案件,其避难应具有出国性。但前514年及其后的182年,华阴仍属晋国,且是当政的魏献子的地盘,岂容当灭的食我之族避难与发派?古平阳为今临汾,东有太岳山,西有吕梁山,东北有太行山。若逃此三山均远离晋国治地侯马,且不过黄河。记逃难者舍近求远,奔晋都或绕过侯马,穿越晋南盆地过黄河进华山,这旅游式的逃难显然虚假。

《左传》止于鲁哀公27年(前468),弘农郡起于汉元鼎四年(前113),相距355年以上。历史是指对过去事实的记载。《左传》当然不会有弘农郡杨氏始祖是谁的记载。肸说论者以断子绝孙的非杨氏名人为始祖,不值得采信。天下杨氏出弘农,与杨氏起源于周代杨氏县(今洪洞)不矛盾。因有唐代杨执一墓志铭“於铄杨侯,周宣之子,避居西岳,远迹商阯。”证明。即杨侯尚父避居到了汉时为弘农郡所辖的洛南、商县一带,即华山之南。在《新唐书》之前,北宋参知政事(副相)陈彭年在《广韵》确记弘农郡杨氏出自尚父。尚父是杼说的中心人物。近年出土、出版的《杨姞壶》《四十二年逨鼎》青铜器铭文与《西周史》,形成了证据链,证明弘农杨氏起源于西周初期。杼说既与之相符,又体现了弘农郡祖先杨秉、杨赐碑文所载的杨氏始祖条件,应当认同。

东汉至北周,华阴县属于弘农郡,故弘农杨氏即华阴杨氏,皆杨章祖之苗裔,笔者认同。但杨章系楚巫山杨侯的玄孙,因功升秦国将军。为东征无反叛被质家华阴。有关杨章公的身份与楚巫山应是湖北荆山之史料辑录,详《家乘四知堂上血亲篇》。

欢迎族友与关心杨氏祖源的朋友商讨指正。

 

 

作者:杨晓瑞

 

 

注:

①引自信阳杨氏祖源研讨会材料之十四:杨升南《弘农杨氏的始祖是叔向(杨肸)》一文。

②由《古汉语常用字字典》编写组编制,商务印书馆19851月第九次出版发行。

③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制,商务印书馆20055月出版发行。

④为《辞海》缩印版,由辞海编辑委员会编制,上海辞书出版社1996714次出版发行。

⑤由臧云浦、朱崇业、王云度合编,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4月第一版出版发行。

⑥由冯梦龙、蔡远放著,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12月新一版出版发行。

⑦由周郢著,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9月一版出版发行。

⑧由慕容诩著,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6月出版发行。其在235页中。

相关文章
2013-12-12 08:53:51
2013-11-11 09:03:32
2013-11-08 08:41:30
2013-11-08 08:39:27
2013-11-07 10:22:53
2013-11-07 08:54:20
2013-11-05 14:59:46
2013-11-05 11:09:23
在线互动留言
姓名:*
  联系QQ:
  邮箱:
  个人主页:
请输入您的评论:
请输入验证码:* 看不清?点击换一个

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版权所有 陕西省神木县 杨家将文化研究会

联系电话:0912-8350019   联系QQ:601859554

特别感谢中共神木县委、神木县人民政府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!